進入下半場的自動駕駛,不同的技術路線,不同的玩法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獨家獲悉,自動駕駛初創公司Momenta已完成C+輪超過5億美元融資,C輪累計融資額超10億美元,系自動駕駛領域2021年以來中國最大規模的融資。

 

本輪融資領投的有中國戰略投資方上汽集團(600104.SH),國際戰略投資方通用汽車(NYSE: GM)、豐田汽車(NYSE: TM)、博世集團,還有知名投資機構淡馬錫和云鋒基金。參與C輪融資的其他投資方包括梅賽德斯-奔馳、IDG資本、GGV紀源資本、順為資本、騰訊和凱輝基金等。

 

2021年,自動駕駛行業整體迎來投融資熱潮。創新工場董事長兼CEO李開復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催化下,自動駕駛加速落地,不僅可以在自動駕駛出租車、自動駕駛貨車、工廠或倉庫的無人搬運等豐富場景創造價值。同時作為人工智能、先進計算、大數據、自動化等高科技的交叉點,自動駕駛是智能自動化最重要的下一代平臺,面向未來競爭。

 

3月,Momenta剛剛完成C輪總計5億美元融資;8個月后,又有5億美元C+輪融資入列。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了解到,截至2021年11月,成立于2016年的Momenta累計融資12億美元。

 

“從C輪整個融資來看,我們的資金量比較充足。而且投資者有非常多的頂級車企、Tier-1(一級供應商),這和很多友商的投資者結構不太一樣。我們最看重的,就是頂級車企對我們的認可,這比拿多少錢更重要。既然對我們技術認可,肯定會把部分訂單、研發業務給到我們,雙方一起做自動駕駛產品,這是雙重的認可,也是我們和友商差別比較大的地方。”Momenta首席財務官張鵬告訴出行一客(ID:carcaijing)。

 

業內普遍認為,自動駕駛已至大規模商業化落地的前夜。Momenta CEO曹旭東也表示,融資將用于快速推進無人駕駛規?;涞?。

 

▲ Momenta CEO 曹旭東 企業供圖

 

凱輝基金合伙人丁立俊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2020年起,L3級自動駕駛開始普及已成為行業共識,部分L4級已率先在特定場景的商用車領域落地,Robotaxi(無人駕駛出租車)載客運營探索進入快車道。未來五年將是從目前的L2級向L3以上級別全面升級的關鍵五年,2025年中國自動駕駛產業新增市場空間將超過3000億元。

 

“老司機”算法

起步提速、變道超車、進出匝道,一輛Momenta自動駕駛測試車搭乘著出行一客(ID:carcaijing),穿梭在蘇州晚高峰高架路的稠密車河中。

 

全程近一個小時的時間里,盡管安全員坐在駕駛位,但方向盤全程脫手,從起步到停車,一切交由算法處理。這款被Momenta稱為Mpilot的產品,不僅能應對后車超車,還能主動提速超越前車,駕駛技術十分老練,頗有人類“老司機”的風格。

 

晚高峰的高架路上,什么情況都有。即使車距很近,后方來車還是想強行超車,如果是不熟練的人類駕駛員此時已開始慌亂,但算法將多個操作連續進行:先減速、再變道,不僅避免了一場潛在的碰撞事故,剎車也踩得不急,基本不影響乘客乘坐體驗。

 

更體現Mpilot“老司機”風格的,當屬主動超車。面對前車行車速度較慢,算法果斷決定超車:時速在幾秒間就提到最高限速的100公里每小時,快速進入快車道,然后再變線回到原來車道,繼續保持80公里以上的高時速前進。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曾體驗數家自動駕駛公司的測試車,相比之下,Momenta的駕駛習慣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稍顯激進,比如主動超越前車、轉彎過匝道也以較高速度前進,與人類“老司機”已經相差無幾。在Momenta看來,這不僅展示技術成熟度,也體現出公司的精神——畢竟Momenta的含義就是動量,公司將對“速度”的追求寫在了名字里。

 

▲ 企業供圖

 

回到技術本身。如果說上述車道行車場景,得益于Momenta純視覺的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即環繞車身的12顆攝像頭讓算法能“看到”周邊情況,那么到了駛出匝道等場景,高精地圖的解決方案則開始顯出優勢。

 

當距離匝道出口還有幾十米之遠,人類視力只能隱隱看到前方有藍色指示牌,Mpilot由于內置了高精地圖,對前方路況熟稔于心,提前開始變道,避免臨時變道遇到出口車流多、無法駛離的窘境。

 

值得一提的是,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十月下旬體驗當日,蘇州正值大雨,天色陰沉,路面滿是前車激起的雨霧,視線明顯受到干擾——Mpilot在這樣的天氣里,用50分鐘左右開完了近50公里的城市道路。

 

Mpilot是Momenta的兩大核心產品之一,內部被稱為“量產自動駕駛”。量產,即意味著這一產品能被應用到量產車型之上,交到普通消費者的手中。

 

“每天在路上跑30分鐘,和每天在路上跑8小時是不一樣的。同時,在教練場里面跑8小時,和真實道路上跑8小時,也是完全不一樣的。”張鵬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這樣我們能拿到海量的真實數據,然后更新算法、通過很多的工具鏈讓算法自動迭代,讓算法很快變成’老司機’。我們在技術路線上的效率和周期上快于行業,這是核心的技術模式。”

 

具體如何量產?這需要Momenta和車企的深度合作,共同開發車型,包括進行硬件選型的討論,將自動輔助駕駛功能前置到車內。

 

車企不僅是客戶,也是Momenta的投資方,外界對于這家自動駕駛初創公司的印象,也形成于這些大名鼎鼎的投資間。從亞洲的上汽集團、豐田汽車,到歐美的通用汽車、戴姆勒集團等,在原本領域互為競爭對手的車企們,在對自動駕駛技術的需求取得共識,各自對Momenta進行大額投資。

 

即將交付的首款車型,就是和股東方上汽集團合作的智己L7,這款車型可提供泊車、高速、城區等場景的自動輔助駕駛功能,預售價格40.88萬元,定位高端新能源轎車,預計2022年一季度交付。

 

自動駕駛路線之爭

一邊是自動輔助駕駛,一邊L4級完全自動駕駛,前者難度低落地快,而后者未來想象空間大,這是橫亙在自動駕駛行業的路線之爭,所有公司都要做出選擇。

 

美國的Waymo、中國的小馬智行、文遠知行等公司,多直接研發L4級自動駕駛系統,組建自有車隊進行路測,進而獲取數據,優化系統,再推進Robotaxi(無人駕駛出租車)試運營,最終走向大范圍運營。

 

但Momenta認為,自建L4路測車隊太過昂貴,見效也太久。相比于其他自動駕駛公司一開始就高舉高打L4完全無人駕駛的技術路線,Momenta定下了“一個飛輪兩條腿”的獨特模式,希望自動輔助駕駛和L4級完全自動駕駛兼得。

 

CEO曹旭東做過測算:如果靠自建車隊實現千億公里路測目標,需要100萬輛車每天不間斷運行10小時,連續跑1年。同時,這些車要裝載激光雷達、傳感器、芯片等,一顆激光雷達的價格就是10萬元,平均每輛車的成本約1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70萬元),總投入資金高達1000億美元,非單個創業公司可以承受。

 

▲ 企業供圖

 

Momenta想出的解決方案是,首先與車企合作開發前裝量產車型,即上述的Mpilot產品線,直接獲得海量、真實、脫敏后的駕駛數據。當搭載Mpilot的車型大規模上市,數據對“飛輪”算法進行不斷訓練和優化,實現L4級自動駕駛(Momenta稱之為MSD產品線)的進化和落地,即“一個飛輪兩條腿”。

 

上汽集團表示,投資Momenta是因為認可其擁有“飛輪”核心技術優勢,有潛力面向全球提供行業領先的自動駕駛解決方案。

 

何為“飛輪”?Momenta飛輪高級總監向凱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介紹,這是一個大規模的技術體系,分三個部分——數據驅動是引擎,海量數據是燃料,閉環自動化是加速器。先去收集數據,并且意義化這些數據,從中學習,海量的數據讓算法自動迭代,自動效率越來越好。一旦這個體系建成后,無論是AI能力上的增長,還是商業上的增長,都會非???。

 

按照Momenta的說法,飛輪的優勢在于不用一對一地解決長尾問題,“現階段的研發效率?完全??驅動的?式提升了近十倍”。

 

向凱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舉例道,紅綠燈就是典型的長尾問題。全國、全球的紅綠燈長得都不一樣,有的圓有的方,有的帶數字有的是箭頭。有的時候紅綠燈的樣子沒變,但是燈壞了,既不是紅燈也不是綠燈而是一個黑燈,這時候系統就沒有見過。又比如前面剛好有一個大車,紅綠燈被完全擋住了。人可以通過周圍的車流來判斷,算法也要通過海量數據不斷升級,把周圍車輛的駕駛行為也考慮進來,把長尾問題解決掉。

 

“飛輪的英文是flywheel,代表一個挺沉的輪子。我們覺得這個比喻很好,意味著把這個輪子搭建起來需要很多努力。同時輪子很重,重量會積累,一旦轉動起來就會越轉越快,能夠生動地表達數據驅動的概念。”向凱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

 

當科學家團隊開始創業

飛輪是戰略名,初速度和Momenta分別是公司的中英文名,按照Momenta歐洲總經理孫環的話來說,“都很有科學家的感覺”。

 

“我們的中文名是初速度,因為想給人有能量的感覺,’初’也表示是有活力、有動力的團隊。有了中文名,我們就圍繞著速度,想了很多動能、動量相關的英語單詞。Momentum是動量,也有’快’的含義,而momenta是momentum的復數,代表每個人都是一個momentum,大家加在一起就是Momenta。”孫環告訴出行一客(ID:carcaijing)。

 

這是由一群科學家創立起來的企業。Momenta成立于2016年9月,CEO曹旭東畢業于清華大學,此前曾在微軟亞洲研究院和商湯擔任研究員和執行研發總監,是計算機視覺領域的技術專家。

 

Momenta的多位多位成員來自清華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微軟亞洲研究院等機構,有深度學習的研發背景。作為早期成員的孫環告訴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許多創始團隊成員和曹旭東有著較強的聯系,從微軟研究院開始就和他一起工作,都在深度學習、人工智能的一線。團隊成員比較穩定,互相擁有深度信任。

 

“2015、2016年左右,深度學習在計算機視覺領域有大發展,包括第一次機器視覺超過人類的視覺,計算機視覺到了能夠真正商業化的時間點,我們也是在那個時候成立的。”孫環回憶道。

 

一群計算機視覺的專家為何選定專攻自動駕駛?Momenta將其歸納為“有意思,有意義”:自動駕駛是人工智能皇冠上的明珠,有極大的商業價值,也有極大的技術挑戰。

 

“我們定義的自動駕駛,是解決規?;淖詣玉{駛問題,并不是在一個現成環境里做demo,我們更希望更多的車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可以進行自動駕駛。所以以終為始,從成立的第一天就明確了飛輪的路徑,以及明確路徑之后的挑戰:Mpilot是開發的一代,要做廣;MSD是預研的一代,要做深。”孫環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

 

如何評判每家自動駕駛企業的技術高低,MPI(Miles Per Intervention,每兩次人工干預之間行駛的平均里程數)是目前使用最多的量化指標,包括加州車輛管理局(DMV,Department of Motor Vehicles)在內的專業機構和企業都會采用。

 

DMV發布的2020年全年自動駕駛數據顯示,兩家中國自動駕駛公司AutoX和小馬智行上榜前五名,緊隨美國的Waymo和Cruise之后,福特旗下的Argo名列第五。前三名Waymo、Cruise、AutoX平均每兩萬-三萬英里人工接管一次,第十名公司的MPI都在數千英里以上。Momenta未公布MPI數據。

 

由于MPI數據由各家企業自行上傳,不同場景、不同車型會導致不同表現,不少企業近年公開質疑MPI并不具備參考價值,行業內仍缺乏有公信力的統一評價標準。

 

券商廣證恒生提出,企業資源也可作為衡量自動駕駛企業的重要指標,包括累計融資額、股東背景、技術團隊資源、地方政府合作資源以及商業合作資源等。

 

▲ 企業供圖

 

Momenta的最大股東方為上汽集團,是擁有最多車企和供應商背書的自動駕駛公司(上汽、通用、豐田、博世、戴姆勒),截至2021年11月,累計融資金額達到12億美元,估值情況未披露。

 

“公司在一級市場一向很受歡迎,在融資上的能力還是非常強的。即使是在這個大的市場背景下,我們還是融了很多錢。上汽、通用、豐田、博世、戴姆勒都參與融資,財務投資者里面,云鋒等有名的基金也參與進來。我們更多的是把握好業務的節奏,根據節奏去融資。”張鵬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

 

要吸引融資,只講“一個飛輪兩條腿”的故事顯然不夠。“要去理解客戶的核心訴求,有的時候先從一個小項目合作,再去做一些量產項目,這不是單純講故事就能建立的關系,建立長期信任是一個系統工程。比如豐田、通用,都是通過項目和實踐逐步認可我們的能力。”孫環說。

 

技術成為產品的過程中,還需要解決很多不為科學家所熟悉的技術以外的問題。2019年,Momenta的自動駕駛產品化初具雛形,如何服務客戶,是管理層急需了解的新課題。兩個月內開展了六場以客戶為中心的專題研討,所有管理層及一線同事都參與到相關的課程開發及案例復盤中來。

 

張鵬透露,Momenta去年開始和多個頂級車企建立深度的前裝量產協議,今年達成的合作關系更多,未來將開發部署適用于全球駕駛環境的自動駕駛技術。

 

2024年,決戰L4級無人駕駛

Momenta在量產自動駕駛領域的成績無可非議,但L4級以上的完全無人駕駛是更大的想象空間所在。中金公司測算,2030年全球Robotaxi的市場規模將超過2萬億美元,這是自動駕駛公司兵家必爭之地。

 

2019年年中,Momenta開始研發L4級無人駕駛,即MSD產品線,一年后推出了Robotaxi產品Momenta GO。

 

上汽集團董事長陳虹近期透露,上汽集團跟Momenta合作的Robotaxi,今年先在上海、蘇州兩地開始運營,明年7月計劃進入深圳。

 

按照Momenta的規劃,到2024年,隨著Mpliot量產車型帶來海量數據回流,“兩條腿”完全打通,L4級無人駕駛可以規?;涞?。

 

多位業內人士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如何打通L4的技術與L2+/3-的數據,存在技術挑戰。

 

Momenta的解題思路是,使用統一的傳感器配置、統一的算法接口和數據格式,以及統一的軟件框架,唯一的區別是L4車輛比量產車輛多了一個激光雷達作為安全冗余。由此在技術流層面,MSD的算法可以用在Mpilot;數據流層面,Mpilot的數據可以被MSD使用。

 

“兩條腿走路”,不僅要解決技術問題,也面臨商業上的挑戰。

 

▲ 企業供圖

 

對于商業化前景,Momenta希望三步走:第一,為車企提供定制化的研發服務,做開發解決方案;第二,量產車上市后,消費者為智能軟件訂閱付費;第三,在遠期Robotaxi階段,直接在某個區域運營Robotaxi,提供打車類服務。

 

不過Robotaxi的商業前景仍有爭議。今年4月,時任華為智能駕駛產品部部長蘇箐公開表示:“(華為)打死都不會做Robotaxi,現階段做Robotaxi的企業都得完蛋。Robotaxi是結果而不是商業目標,中國市場打車體驗已經很好,自動駕駛并不會讓這個體驗更好。”

 

丁立俊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自動駕駛商業化價值最大且研發效率最快的方式,是自動駕駛公司在搭建技術體系時,就思考如何用可規?;姆绞饺崿F高效落地,而非在有限的城市進行人工化的單點突破。

 

2021年,業內普遍認為自動駕駛進入商業化的下半場。最難的“從0到1”已經實現,量產與規?;涞氐慕侵鹄_序幕,誰先實現“從1到N”,具備規?;哪芰M行商業示范運營,誰才能在下半場的競爭中脫穎而出。

 

張鵬表示,“從1到N”最大的考驗是規?;哪芰?。首先要從管理上實現從“1到N”的跨越,比如在技術方面,怎么能從一個小的案例擴大到比較多的案例;在后臺管理方面,怎么從一個客戶擴大到非常多的客戶,怎么能夠支持既有中國客戶、也有海外客戶等等。

 

融資,仍是沒有造血能力的初創公司必不可少的功課。張鵬表示,未來五年還需資金支持,降低綜合融資成本,確保良好發展,“現階段找到好的戰略投資者更重要,因為既認可技術,也愿意給錢。”

 

“不久的將來,融合AI、多種感知技術、軟硬件通信、操作決策、云計算等技術于一體的操作系統落地,車子有了眼睛、手和腳,像人一樣能看能聽,能走能動。”李開復對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表示,自動駕駛達到這個程度后,兩件事情會接著發生:第一是海量數據讓AI越算越好;第二是產量變大,所需元配件成本降低,消費者可以順理成章、價格合理地用上自動駕駛+機器人操作系統。

 

上半場的技術之戰已打完,頭部玩家陣營初定,但剩下的也不能說贏,供貨、成本、耐用性、適配性等各種商業性問題都需通盤考慮。完成10億美元C輪融資,Momenta在自動駕駛的下半場競爭中又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