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 日,集度上海辦公室前臺的臺歷翻到了第 246 天。



這天,繼今年 6 月份集度 CEO 夏一平向媒體首次披露造車進展后,集度再次將在公司負責智能駕駛條線的高管王偉寶推到臺前,向媒體分享集度最新的智能駕駛功能研發的進度和思考。


在集度,王偉寶的 OKR 是打造一款自由移動的汽車機器人,不過這應該是他的終極任務。


短期來看,集度的首款量產車計劃在 2023 年交付。因此,王偉寶的當前任務重心自然是推動首款量產車的智能駕駛功能落地。

 

集度汽車智能駕駛負責人 王偉寶



鑒于集度與早在 2013 年就押注自動駕駛的百度的關系,集度的首款車的智能駕駛功能是否具有強勁的競爭力格外引人關注。


那么,首款車的智能駕駛究竟會是什么樣子?


從王偉寶當天嚴謹(配合傳播節奏)而克制(被公關逼的)的表述中,我們拼出了以下一些信息:

 

 

基于以上信息,可以大致框定出集度首款車的自動駕駛水平,同時更多地也留有一些懸念。


1基于吉利 SEA、集度 JET,首款車的智能駕駛水平幾何?

 

絕非現在的分布式電子電氣架構,但也沒達到中央式電子電氣架構的地步;
 

基于 SEA 架構,以及集度自研的 JET 架構,可能會比極氪的智能駕駛更快推進;
 

樣車到今年年底具備高速域、城市域融通的能力,同時并非僅僅具備這兩大能力;
 

首款車會具備 L4 能力,但要視當時的自動駕駛法律法規來決定是否開放;
 

百度會把最核心最先進的能力賦能到集度,所以首款車上應該會看到與百度 Apollo 賦予威馬、極狐的不一樣的功能。

 


集度造車并非是從零開始,它背后有兩大外援,分別是百度和吉利。


股權架構上,集度是由百度和吉利合資成立的公司,兩家公司分別持股 55%、45%。


基于此,集度的首款車,會基于吉利 SEA 架構,同時搭載集度依托百度 Apollo 研發而成的 JET 電子電氣架構。


實際上,吉利 SEA 架構既可以支持車輛造型需求,同時能夠支持車輛的三電技術、整車 OS 系統、智能駕駛功能的研發。


根據吉利的時間表,SEA 架構采用高級輔助駕駛、高度自動駕駛和完全自動駕駛的技術路線。


基于 SEA 架構,在 2023 年將支持個人車輛實現開放道路高度自動駕駛,到 2025 年支持 Robotaxi 實現開放道路完全自動駕駛。


不過,集度并未打包使用 SEA 架構,而是將有關智能駕駛的部分拿來由自己做。


據夏一平此前透露,集度與母公司百度旗下的百度 Apollo,合作研發了一個名為「JET」的面向 L4 的電子電氣架構。

 

 


王偉寶透露,集度首款車的電子電氣架構肯定不會采用傳統的分布式架構,但是也不會集中到一個域(控制器)上。


上個月,汽車之心與王偉寶的溝通時了解到,集度現階段要在做的事情是將整個軟件基于吉利 SEA 浩瀚架構環境進行研發。


下一階段會做整個軟件與集度自研 JET 平臺的研發。


這次,王偉寶進一步披露了首款車與百度 Apollo 在智能駕駛研發上的關系和進度。


「百度 Apollo 更偏向 L4,面向出行市場。集度與百度 Apollo 的合作更多是在 ANP 的層面?,F在傳感器的架構,我可以給大家透露是鎖定的,肯定是跟 ANP 不一樣,具體的選型我們還沒有定?!?/p>

 

 


值得注意的是,極氪品牌的車型同樣基于 SEA 架構打造而成。


除了基于 SEA 架構,極氪正在基于 Mobileye 進行智能駕駛的功能開發,Mobileye 的母公司英特爾目前已經入股極氪,雙方的綁定關系更為緊密。


據了解,極氪與 Mobileye 將共同開發下一代基于 6 顆 Mobileye EyeQ5 芯片的算力系統,搭載這一系統的產品預計在 2023 年前后推向市場。


這就意味著,集度首款車的智能駕駛功能,與極氪品牌的量產車的競爭孰弱孰強會形成一大看點。


同時,鑒于上述 SEA 架構關于智能駕駛的時間表,以及百度在智能駕駛方面的多年積累,我們更傾向認為集度首款車的智能駕駛功能會比極氪更快地推進。


目前來看,集度首款車的智能駕駛能力,從架構硬件和軟件的能力設計上會面向 L4 去設計,最終能不能推送給用戶還要結合法律監管的進度。


2新的造車方法論:軟件前置,軟硬件同時迭代
相比蔚小理,集度造車晚了大概五年。如果按照傳統車企的競爭模式,集度幾乎會以恒定的差距跟在前輩們后面。


但在軟件定義汽車時代,集度有了超車的機會。


今年 9 月,集度向外界展示了一款叫做 SIMU Car 的樣車。與傳統的造車方式有所區別的是,這是一個基于 Mule Car 的生造詞。

 

 


Mule Car,也叫做騾子車。


是指在產品開發初期,基于白車身進行改裝,然后搭載底盤、動力總成等基礎的動力系統,目的是在項目早期支持動力總成初始驗證和標定工作和一些系統的驗證工作。
而集度的 SIMU Car,又叫 Software Integration Mule Car,可以稱為軟件集成模擬樣車。


不同于 Mule Car 主要關注底盤和電機,SIMU Car 更多的是模擬用于軟件研發的整車環境,整車環境提供了集度自研面向 L4 電子電氣架構的能力,主要包含了核心的算法和通信網絡,基于這樣的核心算力和通信網絡。


區域于傳統的汽車研發流程,集度的首款車,采用軟硬解耦,軟件前置,這樣就可以在項目的早期進行整車項目,百度 Apollo 和集度的工程師已經在進行研發和驗證,相當于軟硬件同時迭代。


此前,夏一平在集度的 SIMU Car 首次亮相時透露,軟件團隊已基于 SIMU Car(模擬樣車)與百度 Apollo 團隊協作智能座艙以及智能駕駛功能的開發。  這一次的溝通中,王偉寶表示,現在的 SIMU Car 為第一代,到今年年底,也就是集度造車第 12 個月時,會進化到第二代 SIMU Car,屆時整車就會具備量產核心的域控制器和傳感器,且均屬于量產狀態。

 

 

 

「從立項開始到我們的 SIMU Car 第一代經歷了 6 個月,在 3 個月之后,今年年底,我們的 SIMU Car 會具備城市域、高速域融通的技術能力,那個時候我們會進一步給大家分享?!雇鮽毐硎?。


按照時間表,在第二代 SIMU Car 之后,集度會在第 24 個月之前推出量產樣車,具備自我學習能力。

 

 


實際上,在集度汽車,王偉寶的 OKR 就是打造一款自由移動的汽車機器人,他將汽車機器人解釋為「三自」,也就是:


汽車之心注意到,在王偉寶所展示的汽車機器人從 0 到 1 的時間表中,剛好也就是在 2023 年。


這是否可以理解為,集度的首款車,其實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汽車,而是一款汽車機器人了呢?


3集度「汽車機器人」的智能進化
集度將自己與小米歸為智能車時代的產物。

 

自由移動(面向自動駕駛);
 

自然交流(面向智能交互);
 

自我成長(面向自我學習)。

 


在內部看來,汽車行業正在經歷三個時期:

 

 


暫且不論這種劃分方式是否足夠準確,我們能看到的是,整個汽車行業正在發生一場能源革命,同時人工智能的興起也在徹底改變汽車這一交通工具。


很早就押注人工智能和自動駕駛的百度,注定不愿意錯過這場變革,這也是集度首款車誕生的最大背景,即使不是一款汽車機器人,它也會無限接近。


王偉寶表示,集度會關注汽車機器人之后能力的快速迭代,這是一項很重要的核心能力的建設。


「我們的起步會有很強的自動駕駛能力的賦能,我們也會保證量產車交付之后會進行快速的進化和迭代,在整個的過程中保證持續不斷的能力和競爭力,而不是說我們只針對 SOP 這一個時刻的?!?/p>


在溝通中,王偉寶并未透露更多關于集度首款車的自動駕駛芯片、傳感器配置,僅表示百度會將最新、最核心的自動駕駛能力賦能給集度。


換句話說,大家在集度首款車上看到的智能駕駛功能與今天威馬、極狐等與百度 Apollo 合作的功能都絕對不同。


而且,在完成汽車機器人從 0 到 1 的進化后,接下來是從 1 到 N 的進化。據王偉寶披露,集度的智能駕駛軟件研發會按照每周 1 次的頻率進行迭代,這已經與智能手機的迭代速度持平。


事實上,在王偉寶的 PPT 展示中,從 SIMU Car 直接指向的就是 RoboCar,或許對于集度來說,車只不過是一個載體,機器人才是核心。


所以更準確的說法也許應該是,集度的首款汽車機器人會在 2023 年交付。


那么,如果按照一款汽車機器人的標準來看,智能駕駛應該是最基本的素質了。

 

 

1886 年到 2010 年,以石油為動力,屬于燃油車時代,豐田、大眾、福特在那一時代出現;
 

2010 年到 2020 年,以電為動力,屬于電動車時代,特斯拉、蔚來、小鵬出現;
 

到了 2020 年之后,就開始以數據為驅動,也稱為智能車時代,集度和小米誕生在這個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