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據外媒報道,為減少對芯片制造商的依賴,現代汽車表示將計劃自主開發芯片。

 

現代汽車美國首席執行官表示,現代汽車產量計劃接近于第四季度最初目標,芯片短缺最嚴重的時期已經過去?,F代汽車表示,公司正尋求自己開發芯片,將在2022年抵消掉部分虧損。

 

 

汽車市場“芯事重重”

隨著汽車電動化、智能化的快速發展,芯片的需求量也不斷增長。

 

2020下半年以來,缺芯成為常態,汽車行業尤為明顯,國內外眾多企業多次減產甚至于停產。

 

今年,美國半導體重地得克薩斯州遭遇暴風雪、日本瑞薩芯片廠著火、東南亞地區疫情反復等因素,汽車芯片短缺狀況進一步加劇。汽車芯片短缺,漲價,汽車廠商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在這樣的背景下,越來越多的車企進入“自研造芯”的賽道。

 

車企自研的“三顆糖”

車芯短缺,加之特斯拉實現了芯片自由,車企間掀起一陣“自研芯片”的狂歡,而自研芯片好處有三。

 

穩定:把握了芯片的主動權,減少對供應商的依賴,不再被卡脖子,把產能穩穩抓在了手里;

 

低價:軟件定義汽車時代到來,智能汽車上的半導體占到了整車成本的35%左右。芯片短缺后的大幅漲價對于車企負擔過重,車企對于芯片普遍是買不到,也買不起。而自研芯片可以增加對整車成本的控制;

 

適合:整車廠對自己車的定義是最了解的,自研芯片可以保證更高的適配度,量身打造最適合自己的定制化產品。

 

 

自研是應對短缺的“最優解”?

自研芯片的利好不容置疑,但自研之路極為艱難。

 

汽車芯片行業投入高,風險高,壁壘更高。汽車工業雖然與芯片行業息息相關,緊密相連,但術業有專攻,大部分車企此前都只做傳統的設計,沒有研發芯片的相關基礎。沒有大的資金投入,專業團隊,長期的研發測試,芯片自研很難實現。

 

即使特斯拉,也是在招募到硅谷芯片的傳奇人物Jim Keller之后,才有底氣走上自研自動駕駛芯片的道路。

 

車企自研恐怕很難成為應對芯片短缺的“最優解”。

 

但目前需要車企都在嘗試解決方案,自研芯片,改變供應鏈管理方式。而政府方面也在大力扶持。

 

國內方面,今年以來,工信部已經組織編制了《汽車半導體供需對接手冊》,進一步疏通汽車企業與芯片企業之間的供需信息渠道,為供需雙方搭建交流合作平臺;并鼓勵發揮中國汽車芯片產業創新戰略聯盟的作用,助推企業之間的合作,促進汽車芯片短缺問題的逐步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