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汽車操作系統紛繁復雜,讓人眼花繚亂。

 

一年前,佐思汽研將“汽車操作系統”分為四類:

1)基礎型汽車操作系統:指汽車底層操作系統,如AliOS、QNX、Linux等,包含所有的底層組件,如系統內核、底層驅動等,有的還包含虛擬機。

2)定制型汽車操作系統:指在基礎型操作系統之上進行深度定制化開發(包括系統內核修改),最終(Tier1和主機廠一起)實現座艙系統平臺或自動駕駛系統平臺。百度車載OS,大眾VW.OS屬于此類。

3)ROM型汽車操作系統:基于安卓(或Linux)進行定制化開發,不涉及系統內核更改。在手機領域最典型的就是小米的MIUI。奔馳、寶馬、蔚來、小鵬、車和家等,一般選擇開發ROM型操作系統。

4)超級汽車APP(又叫手機映射系統)指的是通過整合地圖、音樂、社交、語音等功能為一體來滿足車主需求的大號APP,如Carlife,CarPlay等。

 

一年后,汽車操作系統領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在今年的報告中,我們將汽車操作系統做了另一個角度的分類。

 

 

座艙OS向整車OS演進


很多汽車OS廠商是從車機OS入局的,秉持的技術演進路徑為:車機OS-->座艙OS-->整車OS。預計2024年以后會邁向整車OS階段。

 

2020年,斑馬智行提出AliOS演進路線,即智能車機OS、智能座艙OS、智能整車OS。

 


依托于騰訊生態的TINNOVE梧桐車聯,其技術路線也是從座艙OS,發展到融合座艙域和自動駕駛域的整車OS。下圖為TINNOVE梧桐車聯的發展路線圖。

 

 

TINNOVE梧桐車聯車載操作系統通過“開放”與“生態”的方式,將騰訊生態下沉到系統能力與主機廠,目前已經在長安汽車、 奧迪、奇瑞捷途、福特等品牌開展了合作,TINNOVE梧桐車聯已經搭載長安CS75Plus、UNI-T、CS35Plus、CS85 COUPE等十幾款車型上。TINNOVE梧桐車聯近期還和高通、芯馳等達成深度合作。

 

自動駕駛OS與域控制器整合為自動駕駛計算平臺


隨著軟件定義汽車和域控制器大行其道,從整車廠、Tier1到核心芯片廠商,都從平臺和生態角度開展布局。

 

自動駕駛計算平臺供應商,不僅布局自動駕駛OS,還同時推出域控制器,并基于自動駕駛OS和域控制器的計算平臺打造生態?;谶@些自動駕駛平臺,主機廠和自動駕駛集成商就不用再和底層操作系統、芯片直接打交道,可以大大簡化開發流程,縮短產品落地周期。

 

東軟睿馳和國汽智控就是自動駕駛計算平臺供應商的典型代表。

 

東軟睿馳新一代自動駕駛計算平臺,包括軟件平臺NeuSAR3.0、ADAS一體機X-Cube3.0以及自動駕駛域控制器X-Box 3.0。2021年10月,東軟睿馳獲得國投招商、德載厚合計6.5億元人民幣投資。

 

2021年2月,國汽智控發布面向量產的智能駕駛計算平臺“智能汽車基礎腦”(簡稱iVBB)1.0版本,包含智能網聯汽車操作系統(ICVOS)、智能汽車域控制器(ICVHW)以及車路云協同基礎軟件(ICVEC),具有應用快速開發、平臺化、網聯式、可擴展、車規級等特點。

 

汽車操作系統投資加碼,市場競爭進入戰國時代


2021年3月,恒大汽車宣布與TINNOVE梧桐車聯簽署協議,分別出資60%、40%設立操作系統合資公司。

 

2021年7月,四家老股東阿里巴巴集團、上汽集團、國投招商、云鋒基金聯合為斑馬智行注入30億元資金。此次30億增資用于加大智能汽車操作系統研發與推廣上。

 

2021年6月,國汽智控宣布完成近億元天使輪融資。2021年10月,國汽智控宣布完成了數億元的Pre-A輪融資。

 

分析上述三家企業的背景:TINNOVE梧桐車聯背后是騰訊,斑馬智行背后是阿里,國汽智控背后是國汽智聯(獲得十多家傳統主機廠和Tier1投資),加上在汽車OS市場非?;钴S的百度和華為,各家均實力不俗。

 

包含操作系統在內的汽車計算平臺的競爭,最后實質上是生態競爭。誰能獲得更多軟件開發商、零部件企業、服務運營商等各方的支持,誰才能贏得自動駕駛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