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免費獲取】《2020年 中國新能源汽車供應鏈白皮書》

前往【技術文檔】專區,獲取更多 相關資料

 

十月份的動力電池企業裝車量榜單出爐,盡管寧德時代依舊排名第一,但環比下滑13.3%的情況,實屬罕見。

 

反轉,9月份的寧德時代,剛剛以8.87GWh動力電池裝車量的成績,顯露出沖刺市場份額60%的趨勢,卻突然在10月份的動力電池市場中,遭遇“滑鐵盧”。

 

盡管10月份的寧德時代,在動力電池企業裝車量的排名中依舊高居榜首,但無論是環比下滑13.3%的裝車量,還是不足50%的市場份額,都透露著耐人尋味的氣息——“寧王”怎么軟了?

 

 

透過榜單,不難發現的是,比亞迪“吃掉了”大部分寧德時代丟掉的市場份額,其余便是由國軒高科、中航鋰電等其他動力電池企業“分而食之”。而且令人意外的一點是,10月份的榜單中竟然還出現了一個新的面孔——瑞普能源。

 

一鯨落萬物生的比喻在動力電池市場中可能并不恰當,但與之類似的,初次顯現頹勢的寧德時代,確實是間接給予了國內動力電池企業更多的機會。然而毋庸置疑,馬太效應的效力依舊存在,僅一次簡單的“下挫”,并不代表一蹶不振,而且肉眼可見的是,寧德時代的競爭力又提升了。

 

寧德時代蓄力,比亞迪突破20%

 

汽車供應鏈疲軟、芯片荒等諸多因素影響下,10月份的新能源汽車銷量中,蔚小理三家都出現了不同程度上的下滑。而作為動力電池的承接端,下游市場的行情,傳導到中游的動力電池企業,也就會表現在動力電池的裝車量之上。

 

 

10月,國內的動力電池裝車總量為15.4GWh,同比上升162.8%,環比下降1.8%。而這也是自今年2月以來,國內動力電池月度裝車量首次出現下滑的情況?;蛟S正是因為出現了下游車企“承接力”不足的問題,才有了近期寧德時代對哪吒汽車和阿維塔的進一步投資。

 

既然有問題,就去解決有問題的人。如此這般對下游車企的滲透,是寧德時代自買礦、建設邦普循環產業園之后,為建設一體化動力電池生態,再次做出的一大動作。如果順利的話,不久之后的寧德時代就能打通動力電池的上、中、下游,進而掌握住整個動力電池產業鏈。

 

盡管不能確定寧德時代的整合上下游的靈感是否來自比亞迪,但顯而易見的是,比亞迪在10月新能源汽車銷量中的“霸榜”,是其在整個動力電池市場裝車量的占比中,突破20%大關的重要原因所在。

 

 

據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比亞迪的整體新車銷量達到88,898輛。其中,新能源汽車的銷量更是高達80,003輛,同比大漲近263%。也正是在這種強有力的支援下,進一步促使了比亞迪動力電池業務的突破。

 

當然,如果以現在的勢頭增長下去,同樣也有理由去相信,比亞迪的動力電池業務會在不久的將來分立出來,進而以獨立公司的身份,向更多的車企供應動力電池。

 

畢竟有例為證,無論是自家的比亞迪半導體,還是有長城汽車背景的蜂巢能源,都是最直接有效的證明。

 

 

除去寧德時代和比亞迪這種龐然大物,令人較為新奇的一點在于,十月份的榜單中竟然出現了“新面孔”瑞普能源。

 

盡管像寧德時代、比亞迪等老牌動力電池企業的市場占比依舊很高,但“新面孔”瑞普能源的出現,卻是側面反映出,動力電池市場正有著新活力的注入,以及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巨大需求。

 

當然,如果具體從動力電池本身的材料類型出發,那么可能又會遇到另外一個維度的事情。

 

鐵鋰攻勢暫緩,三元卻“慫了”

 

根據最新的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數據,2021年10月,國內動力電池產量共計25.1GWh,同比增長191.6%,環比增長8.4%。而另一方面,10月份動力電池的裝車總量為15.4GWh,同比上升162.8%,環比下降1.8%。

 

盡管產、裝不一,甚至相差甚遠,但依舊可以在數據中看到動力電池中、上游產業鏈的一腔熱枕。只不過,當這股熱情傳遞到下游市場時,卻不得不跟隨整個汽車大環境的趨勢。

 

 

根據數據顯示,10月份的磷酸鐵鋰電池產量依舊遠遠超過了三元材料電池,但在相對應的裝車量方面的數據上,磷酸鐵鋰電池卻是罕見地出現了下滑趨勢。無獨有偶,三元材料電池卻也是掉了鏈子,在產量方面出現了逆增長。

 

具體而言,在動力電池的產量方面,磷酸鐵鋰電池的產量為15.9GWh,占總產量63.3%,同比增長314.0%,環比增長17.6%;三元材料電池的產量則是9.2GWh,占總產量36.6%,同比增長93.5%,環比下降4.5%。

 

而在裝車量方面,三元材料電池共計裝車7.0GWh,同比上升104.3%,環比上升13.5%;磷酸鐵鋰電池共計裝車8.4GWh,同比上升249.5%,環比下降11.6%。

 

對比分析,數據所表現出來的問題是:磷酸鐵鋰電池已然出現了嚴重產量過剩的情況,甚至達到了相關裝車量的近一倍。

 

事實上,當車企們更加傾向安全的磷酸鐵鋰,動力電池企業們一窩蜂的擴大產能,緊接著原材料價格跟著一直上漲,一個惡性循環也就此誕生了。

 

所以現在的情況比較微妙,原本磷酸鐵鋰電池反攻三元材料電池的戲碼還在上演,現在定睛一看,卻好似出現了不小的問題——當市場上供過于求,接下來又會發生什么?

 

既需要應付上游原材料不定時的漲價,還要接受下游車企整車產能的問題,最后還需要面對中游各種友商之間的內卷。舉步維艱的市場現狀,寧德時代都在謀求“開源”,更別說新生力量了。

 

而對于底子較薄的動力電池企業而言,寧德時代整合上下游產業鏈的方法學不來,比亞迪全方位一體化發展的路子也鋪不開,最后擺在面前的恐怕也只有一條路可以走——潛心科研。

 

或許是新材料,如鈉離子電池;或許是新封裝,如CTP、One-stop。

 

那么問題來了,關于技術上的研發,新生力量能夠拼得過寧德時代、比亞迪,甚至中航鋰電這樣早已名聲在外的動力電池企業嗎?

 

或許一切都是未知,但依舊希望能夠看到更多像瑞普能源這樣的“新面孔”,出現在“舞臺”之上。

 

 

作者丨張之棟

責編丨楊晶

編輯丨別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