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電芯原材料、正極材料、電解液、銅箔、鋁箔等價格持續上漲,動力電池企業面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最大的難關,公司已盡最大努力減少成本上揚帶來的沖擊,但收效甚微,因此公司擬就雙方已簽訂單進行二次磋商。”日前,國軒高科一份《調價商洽函》揭開了動力電池企業極限承壓的現狀。


據了解,10月以來,比亞迪、鵬輝能源、贛鋒鋰業等多家動力電池企業紛紛爆出漲價消息,一些產品價格漲幅達20%,“未執行完成的訂單將關閉取消”,用詞頗為強勢。業內人士預計,上游原材料價格會維持高位,激烈的市場競爭將加速實力薄弱的動力電池中小企業出局。


1、原材料價格飆漲致企業凈利潤“跳水”

  
業內人士介紹,鋰電池上游原材料價格此前一路高漲,9月、10月又漲了一波,僅鋰鹽價格就從9萬元/噸狂飆到20萬元/噸。究其原因,新能源汽車發展速度超出預期,受疫情及上游礦產產能釋放不足等因素疊加影響,鋰電池主要原材料持續漲價且嚴重缺貨。


鵬輝能源在《產品價格調整通知函》中直言,近來,大部分材料廠家要求現金提貨仍無法保證供應。其中,碳納術管價格從今年1月的30元/千克上漲到9月的62元/千克,10月又進一步漲至85元/千克,比1月上漲183.33%;碳酸鋰價格從1月的65/千克上漲到9月的148/千克,10月又進一步漲至200/千克,比1月上漲207.69%。

 
“電解液、錳酸鋰、石墨原材料價格呈持續上漲趨勢,我公司努力消化成本上漲,但已遠超承受極限。”鵬輝能源方面表示,所有新訂單執行聯動定價,上調幅度視各產品材料占比及漲幅而定,不接收長周期。所有已接但未提貨的訂單需重新議價,按新訂單價格執行。鑒于目前需支付現金采購原材料,為保證現金流,對賬期較長的客戶全面縮短賬期。


比亞迪同樣表示,鋰電池材料不斷上漲,導致公司綜合成本大幅提高,決定CoRM等電池產品在現行Wh單價的基礎上,統一上漲不低于20%。


“原材料在動力電池的成本構成中占比高達70%,企業漲價也是無可奈何,不可能虧本賣。”上述業內人士坦言,成本陡增直接導致今年動力電池企業的凈利潤普遍“跳水”,欣旺達、鵬輝能源、國軒高科等企業第三季度凈利潤均同比出現下滑,毛利率集體走低。


2、頭部企業庫存和議價能力較強


動力電池漲價是否會傳導至整車廠乃至消費者?今年特斯拉北美版就因原物料上漲及芯片短缺影響,多次調漲旗下Model 3與Model Y兩款入門車系的價格。


“就自主汽車品牌而言,不太能接受漲價,更傾向于通過其他方式來化解壓力,如往年一些時間節點會有‘萬元購車’等優惠,現在可以取消優惠政策。” 業內人士坦言,在整個產業鏈中,整車廠和上游資源是較強勢的談判方,動力電池企業的話語權較弱,因此成本上漲的壓力大部分由動力電池企業承擔。


記者注意到,在漲價潮面前,部分動力電池企業仍按兵不動,如寧德時代、中航鋰電、蜂巢能源尚未爆出漲價消息。“相對而言,頭部企業的庫存情況和議價能力較強,更能‘兜得住’,但其實都是在硬撐。整體來看,從動力電池出廠到整車廠的價格有一定漲幅空間,最終取決于各方的博弈情況。”上述業內人士進一步表示,其中也存在企業和資本囤奇炒作的情況。


為應對上游原材料緊缺的現狀,動力電池企業紛紛向上游布局。如今年9月,寧德時代與加拿大鋰礦企業Millennial Lithium簽署最終協議,以總計3.77億加元的價格拿下后者全部股份,該公司在阿根廷還擁有超過1萬公頃鹽湖;國軒高科密集布局上游材料領域,逐步建立起“材料端-電池端-產品端”的全產業鏈。對動力電池企業而言,這既可以獲取上游利潤,又能摸清成本結構,有利于與上游材料企業談判。


3、不具備成本優勢的企業或將率先出局


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動力電池行業掀起了一股“擴產潮”,僅在第三季度,寧德時代、中航鋰電、蜂巢能源、國軒高科、億緯鋰能等企業就相繼宣布投建新鋰電池項目,合計新增規劃產能超350GWh。


“一方面,可以從上游拿到有競爭力的價格;另一方面,可以向下游整車廠證明實力。擴產還能搏一搏,不擴產是死路一條。”某企業知情人士坦言,當前動力電池中小企業正遭受上游原材料漲價和下游整車廠降價要求的雙重壓力,“快活不下去了,一些企業貌似有很多單子接,但單價極低,只能停產。今年將有一批中小企業倒下。”由此可見,未來動力電池行業集中度將進一步提高,不具備成本優勢的企業或將率先出局。


同時,盡管多家動力電池企業宣布了擴產計劃,但產能釋放需要一定周期,預計到2023年左右,原材料短缺情況將得到緩解。


在這種情況下,產業鏈相關企業要攜手合作,除規?;档统杀就?,還要優化動力電池產品設計,減少稀缺材料使用,并通過改進生產流程和制造工藝等方式減少浪費,挖掘降本空間。 

 

 

來源:中國能源報 盧奇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