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lodyne前不久宣布了新的CEO人選Ted Tewksbury,或許是在正確的時間做的一個正確的人事調整。

 

 

Velodyne于2020年9月通過SPAC與Graph Industrial合并上市。自那時起,隨著公司董事會和其最大股東鬧出的一系列狗血劇,Velodyne現在最為人所知的恐怕就是內部的混亂。

 

Velodyne的鬧劇包括兩個姐夫之間的家庭恩怨:公司創始人David Hall和前董事長Brad Culkin。Hall是該公司最大的股東,今年早些時候被董事會除名。他目前正因涉嫌盜竊Velodyne公司的機密、商業信息而被指控。同時,Hall曾公開抨擊董事會的錯誤做法并破壞公司治理。就在上個月,Hall宣布他打算提名“合格的董事候選人”,在公司2022年的年會上進行選舉。

 

Tewksbury的前任Anand Gopalan在上任僅18個月后于2021年7月卸任,當時公司沒有給出任何解釋。CEO的職位空缺了三個月,一直在尋找繼任者。與此同時,Velodyne在過去四個季度都沒有達到分析師的預期收入目標。

 

在這種背景下,Tewksbury出現了。人們可能會好奇,Tewksbury是誰,為什么想要接收這么一個爛攤子。Tewksbury曾在采訪中表示:“我在工作的壓力中茁壯成長。我告訴我的妻子,沒有日復一日的壓力是更大的壓力。”

 

回顧Tewksbury的職業生涯,可以說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半導體人。1987年,從MIT畢業進入到AD擔任設備物理學家,并先后在IBM微電子、Maxim、AMI半導體、IDT、Entropic通信任職,最近在初創公司Eta Compute擔任CEO。

 

作為其中一些公司的高管,Tewksbury曾在研發、產品組合、市場和技術路線圖方面進行過革命性的變革,甚至說商業管理書籍可能都會給他貼上逆轉者的標簽。

 

 

在IDT與激進投資者孤軍奮戰

 

2012年,在對沖基金Starboard Value盯上IDT后,Tewksbury作為CEO的非凡韌性令人印象深刻。他沒有辭職,而是堅持了一年多,以牙還牙,與Starboard任命的董事會成員進行斗爭。

 

Starboard于2011年底首次接觸IDT。那是在激進投資者對芯片公司的興趣還未高漲之前,所以這個提議非常突然。

 

Tewksbury對自己指導IDT的戰略充滿信心,一直以為董事會會站在他這邊。但發現Starboard的目標是控制董事會,而且確實成功地獲得了三個席位。

 

回顧他與IDT董事會的斗爭,在2016年的一次媒體采訪中,Tewksbury表示,“一旦激進的的投資者入場,一切都結束了。當推土機開動后,就不會停止。但是你可以做一些事情來推遲時間,可以認真對待他們的建議,提供小規模的增量削減,并出售一些產品線作為象征性的削減來減輕壓力。逐步做出讓步,爭取時間,直到他們離開。”

 

他建議CEO們讓對沖基金入侵者“盡可能遠離董事會,直到你能夠采取正確的防御措施”。此外,他還指出,“進行建設性的對話,不要摻雜情緒”。

 

他還對CEO和董事會的職責進行了重要區分。“董事會的工作是做風險評估和審計CEO。做一個有遠見的人并不是他們的工作。”

 

他說:“對沖基金投資者只有一個使命,在15-18個月內實現利潤最大化并抬高股價。即使他們把自己描繪成所有股東的守護者,他們也不是。他們只通過短期收益來謀求自己的利益。”

 

在Entropic與激進投資者合作Tewksbury在2014年底擔任Entropic的臨時CEO時,也不得不應對激進投資者,但經歷有點不同。

 

2012年底,Entropic首次受到Starboard的攻擊。一年后,被Vertex Capital的Eric Singer盯上了。

 

當時,Tewksbury表示,激進投資者對Entropic收購Trident感到憤怒,而且其CEO Patrick Henry曾爆出丑聞,被指控攻擊一位真人秀明星。在Entropic的經歷表明,激進分子的參與并不全是負面的,他說:“Entropic需要一些改變,董事會沒有足夠快地做出這些改變。最終,我把Entropic帶回到盈利狀態,并把它出售了。”

 

Singer現在是Velodyne的董事會成員,是Hall利用他手中的多數投票權,讓Singer上任。不知道目前Tewksbury與Singer的關系如何,也無法預料他的下一步行動。

 

或許,Tewksbury可能在小心翼翼的繞過Velodyne董事會這個馬蜂窩的同時,正按照自己的想法計劃著下一步。

 

 

Velodyne的LiDAR業務

 

 

隨著一大批新的、具有革命性的LiDAR技術的涌現,Velodyne似乎還停滯在其傳統技術上。

 

但Yole Développement的高級技術和市場分析師Pierrick Boulay卻提醒說,Velodyne的年收入約為1億美元,迄今為止,Velodyne是3D實時LiDAR領域最成功的公司。Yole認為Valeo和禾賽是Velodyne最接近的競爭對手,但他們是遠遠落后于Velodyne的業績,Valeo的LiDAR收入為4900萬美元,禾賽為4200萬美元。

 

在Yole看來,Velodyne繼續專注于機械掃描式技術并不是LiDAR市場的增長障礙。Yole新興技術高級分析師Alexis Debray指出,許多公司,包括Valeo、Luminar和Ouster,都在AV/ADAS中采用機械掃描式技術。他補充說,許多工業應用采用了Velodyne的機械掃描式LiDAR。Debray說:“在ADAS應用中,我們預計機械式LiDAR在2025年仍將占77%。”

 

這樣看來,機械掃描式LiDAR消亡論似乎被夸大了。然而,顯然,這位新任CEO會關注下一代技術,以及它對公司的影響。

 

那么,Velodyne的下一步是什么?Debray說:“據我們所知,Velodyne正在投資開發基于MEMS的LiDAR。然而,至今為止,似乎還沒有推出任何產品。”

 

我們都想知道Velodyne打算如何與LiDAR廠商們競爭,Debray認為這些廠商的技術要先進得多,包括Innoviz、AEye、Blickfeld和速騰。

 

LiDAR有廣泛的應用領域。但是,令人擔憂的是Velodyne缺乏一支專注于汽車市場的團隊,Velodyne迄今為止未能與Tier1合作也是如此。

 

新任CEO會將Velodyne帶出混亂的泥沼嗎?Velodyne會重新殺回自動駕駛領域嗎?我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