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半導體設備市場,坐在玻璃王座上。


近期,國際半導體設備與材料協會(SEMI)在其研究報告中公開指出,中國大陸首次成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設備市場。原本一個簡單的排名并不會引起太大波瀾,但在當前敏感的國際局勢下,半導體作為敏感的產業,SEMI的觀點一經推出,便引起海內外的廣泛關注和討論。

 


SEMI有自己的統計渠道和研究邏輯,得出這樣的結論有自身的考慮。芯謀研究曾連續數年對中國半導體設備市場進行跟蹤報道,多維度分析中國大陸設備市場的發展實況,根據多方調研論證,芯謀研究認為需謹慎看待“中國大陸在2020年成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設備市場”,這個第一并不名副其實。需要強調的是,SEMI是國際知名的半導體協會,權威性毋庸置疑,我們一向尊重。芯謀研究發表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為了反駁SEMI,也并非小看中國設備市場,滅自己威風,而是為了更加實事求是地透析中國大陸半導體設備市場的真實現狀。

 

購買設備是為了擴充產能,一看到中國成為最大的設備市場,自然讓國外聯想到中國要擴大產能。無論是鋼鐵、水泥,還是太陽能板、紡織產品等,中國對外出口大宗商品進而影響全球既有格局的案例比比皆是。西方國家因此擔心中國擴產導致產能過剩,進而向全球輸出產能,以及半導體設備的購買也牽動著西方高度緊張的關注和忌憚中國發展高科技產業的敏感神經,所以我們更要慎之又慎。不僅僅設備市場,乃至中國半導體的真實現狀,不僅涉及中國發展數據,更是牽涉到中國高科技競爭力的真實狀況,所以國內相關智庫、媒體亦應加強認知與了解。

 

1、從供應端看,中國大陸設備市場的全球第一水分頗多

根據公開數據,2020年全球半導體設備市場規模達到了924億美元新高,這其中前五大設備廠商的市占率合計達到了67%。

 

 

目前中國大陸的設備市場主要被國際公司壟斷,因此該五家廠商的市場分布情況基本可以反映中國半導體設備市場的真實情況。根據全球前五大設備廠商的2020年財報,其2020年銷售額按地區分布的占比如下。

 

 

針對上圖,補充說明以下幾點:

1.以上數據均來自五大公司年報公開的數據;

 

2.TEL, KLA, ASML和Lam都是2020年1-12月營收;AMAT是2019/11-2020/10營收數據。

 

3.中國大陸的數據包含了國際公司以及中國臺灣地區企業在中國大陸公司的采購額。

 

4.公司數據中包含LED、太陽能、面板、大硅片等非半導體制造領域的數據。

 

5.TEL數據僅包括半導體設備,不包括FPD制造設備。

 

6.每家公司財務的確認收入方式不太一致,在時間上略有區別,但不影響作為分析的一個樣本。單看紙面數據,中國大陸地區的設備采購額在五大廠商中名列前茅,如果簡單疊加,會得出如下圖的

 

結論:

 

 

 

從銷售額維度對五家進行統一測算,可以得出五大設備廠商在中國大陸2020年的設備銷售額為164.5億美元,看似第一。但需知五大設備廠商中,中國臺灣地區的銷售額基本均為半導體設備,而AMAT售往中國大陸的設備是包含了平板顯示和太陽能等泛半導體。我們以AMAT為例,分析其中國大陸地區銷售額中半導體設備銷售額的占比。

 


芯謀研究通過多方調研得出,AMAT在中國大陸的銷售額中約有20%屬于非半導體設備,即AMAT在中國大陸地區中非半導體設備的銷售額占了整體營收的6.2%。根據公開數據,AMAT在2020年的銷售總額為164億美元,換算下來,AMAT在中國大陸地區中有10.2億美元的銷售額屬于非半導體設備。

 

將164.5億減去AMAT中這10.2億屬于非半導體設備部分的銷售額后,2020年五大設備廠商在中國大陸地區與中國臺灣地區的半導體設備銷售額對比便降至154比150,看起來仍然略微領先。但事實果真如此嗎?在五大設備廠商的公開財報中,中國大陸地區的數據實際包含了國際公司以及中國臺灣地區企業在大陸子公司的采購額,只有除去這一部分,僅統計純大陸本土企業的設備采購額,才能得出五大設備廠商在中國大陸地區設備市場銷售額的“真實數據”。

 

 


我們以ASML為例。ASML在2020年的營收約為161億美元,其中來自中國大陸的營收占比為16.6%,這其中包括三星、英特爾、海力士和臺積電等境外企業在大陸子公司的采購額。芯謀研究經過調研得出,純大陸本土企業采購額約占“16.6%”中的70%,即占2020年ASML營收的12%!相當于19.3億美元的采購額。這意味著,2020年中國大陸本土企業光刻機的采購量約為韓國的38%,僅占中國臺灣地區的34%。芯謀研究以上述同樣的方式對其余四家設備廠商進行多方調研,將相應的數據“完璧歸趙”后,方得出五大設備廠商中中國大陸半導體設備市場占比的“真實數據”。

 

 

 

不是第一,也非第二——五大設備廠商中中國大陸半導體設備市場規模實際上僅僅以110億美元的規模位列第三,并遠低于排名第一的韓國的172億美元以及排名第二的中國臺灣的168億美元。從五大設備廠商推演至全球,芯謀研究認為需謹慎看待“中國大陸在2020年成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設備市場”這一說法!

 

2、從需求端看,中國大陸不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設備市場

 

 


全球各大晶圓廠(IDM+Foundry)歷年的資本支出中,用于晶圓設備購買的占比巨大,因此各地區晶圓廠的資本支出對比可以定性該地區的設備采購金額對比。芯謀研究選取了2020年全球晶圓制造規模前四的地區進行比較,可以看到中國大陸地區晶圓廠的設備采購金額遠低于韓國、美國和中國臺灣地區,不僅不是第一,排名更是末尾。因此,從需求端看,中國大陸不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設備市場。

 

3、現實比紙面更加殘酷

單從數據層面看,中國大陸設備市場的實況已經足夠窘迫。但真實世界從來都不是數字的簡單疊加,冰冷的數字背后,隱藏著中國大陸設備市場所面臨的更多困境。

 

(一)國際設備商賣給中國大陸公司的單臺設備價格往往會高于一線國際廠商,這已是“明規則”。上述各項比例僅為銷售額的比例,假如按照設備臺數來算,因為單價相對更高,我們采購的設備臺數比例還會更低(因為先進設備和低端設備的價格不同,不能簡單對比,僅做粗略推算)。

 

(二)韓國設備采購主要來自三星和海力士這兩家公司,中國臺灣地區則大多來自臺積電。購買集中,其中每個企業的采購額都比整個中國大陸全部的采購額高很多。我們的買家可就“百花齊放”了:宣稱的幾十家,真正買的也有十幾家,攤薄到每家里面,單家的購買力和競爭力不言而喻。

 

(三)僅僅購買設備金額上,我們就已經落后太多,在到手的設備臺數方面,也存在一定水分。如果再考慮到某些國內晶圓廠購買的設備雖然體現在設備廠商的財報中,卻沒有形成真正生產力——譬如武漢弘芯購買的光刻機等——我們的投資轉換率,從設備到運營、從技術到產品、從研發到產業!這后面還要打多少折扣呢?

 

4、給中國制造業發展的建議

晶圓設備對中國半導體制造業整體發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何厘清當前中國制造業發展所面臨的問題?芯謀研究認為應該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探討。

(一)內外兼修,打造雙重保險;基于當前的國際形勢,中國大陸晶圓制造廠商購買設備的不確定性加劇,我們應堅持“兩條腿走路”——一是堅持國際設備進口與國產設備替代的雙重保險,二是堅持設備整機與設備零部件的同等重視——如此雙管齊下,方能保證我國未來在晶圓設備領域不會處處受制于人。

 

(二)腳踏實地,警惕虛假宣傳;或許產業的發展需要一定的熱度,但物極必反,過于高漲的熱情反而容易燒昏了頭腦。近幾年全國各地對投資制造產業的宣傳鋪天蓋地,這其中,好高騖遠者有之,渾水摸魚者亦有之,似乎喊幾句口號就能建成一條產線,做幾頁PPT就能拉來更多投資。更遑論當前國際形勢下,虛假繁榮更容易引起競爭對手的警惕,招惹不必要的麻煩。只有腳踏實地,方能行穩致遠。

 

(三)奮起直追,加大產業投資;近些年,國家對晶圓制造業的支持有目共睹,但即使有些投資已經落實,有些規劃已經到位,我們依然不能將“宣傳的投資”、“到位的投資”、“成功的投資”三者之間完全劃上等號。晶圓制造產業的發展猶如逆水行舟,需要持續有力的資金支持,更需要前后連貫的政策關注。買設備只是第一步,后續不乏“從設備到技術”、”從技術到產品”、“從產品到商品”、“從商品到盈利”、“從盈利到競爭力”等多道關卡——建廠房、買設備反而最簡單!

 

(四)低調務實,增強政府監管;在產能緊張的當下,各地新建晶圓產線的宣發此起彼伏。但需知Fab項目投資巨大,建成一條穩定運轉的產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此情況下,政府更應該加強監管,從嚴審查項目的落地,謹防“紙上計劃”、“口頭項目”。讓“規劃中的產線”變成“現實中的產線”,讓“紙上的產能”變成“有效的產能”。

 

5、結語

從新聞到現實,從感覺到真實。數據告訴我們要走出印象流,回歸現實。同樣,我們也希望將真實的數據、真實的情況告知國內外業界,這樣既有利于我們自身認清現實,正視差距,更有利于國際業界給予中國產業客觀真實的評價,而非基于錯誤數據得出的情緒化、有偏見的結論。我們希望中國制造業可以買到足夠多的好設備,產出足夠多的好芯片,在海外五大設備公司中的占比能真正上升至有全球競爭力的水平;我們更希望中國的裝備產業能自主自立,有機會在國際舞臺亮相,展示中國芯片人的風采。但我們首先希望能實現“眼前的小目標”——產業摒棄浮夸、拒絕浮躁,多做少說,務實前行。最終以小目標匯成大愿景,量變形成質變,質變迎來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