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筆者有幸逛過兩次正值“盛世”的潘家園,至今想來都覺得老長見識了。

 

一個“賭青皮兒”的小攤(其實就是賭核桃),沒剝皮的核桃能叫價幾千上萬,人還搶著買;大爺大媽戴著老花鏡拿著紫光燈,搓堆兒淘換瑪瑙、菩提、金星紫檀,最后都放在買菜用的小車里拖回家了;刀削面館里,須發雪白神似仙人的老者,給兩個小年輕“科普”一個串。但聽他講道,你知道《楚辭》里就記載這個嗎?你知道這里能看到宇宙嗎?你知道……

 

之所以想起那段往事,是因為最近總有朋友問我,你知道什么是元宇宙嗎?

 

不知道大家近來沒有面對這個問題。按道理,咱應該說“知道啊,我看過好多科普,文字的視頻的都有”。但你知道對方下一句話肯定不是“哦,你知道啊,那再見”。而是他一定會說一堆你還不知道的事情,一堆奇妙的概念,一堆內幕消息,一堆大佬證言,最后目的一般有兩個:一是他要投資想要你支持,二是他想讓你花錢。

 

這一幕似乎跟區塊鏈剛火起來的時候如出一轍,甚至可能來問你的都是同一群人。再往遠處想想,跟文玩熱的時候似乎也一樣,但大概率就不是同一群人了。當然,也沒人規定不能盤著串炒元宇宙對吧?

 

Facebook改名Meta,似乎讓這一輪對元宇宙的熱捧達到了全新高度,也讓種種奇怪言論和小道消息瘋狂流竄。本來感覺挺簡單的東西,結果大家都變成了“元宇宙好高深,我還是離遠一點”的態度。更讓人費解的是,我們已經經歷過區塊鏈的爆火和爆冷,結果今天依舊不少人沉迷其中。

 

本文希望換個角度,聊聊炒作元宇宙和區塊鏈背后的邏輯。

 

事先聲明,這里無意討論元宇宙概念本身,因為科普已經很多了。也并不想唱衰或者力挺元宇宙。只是想討論這些科技概念,是怎么從木頭珠子變成潘家園神話的。

 

話語障礙,即話語權力

 

我曾經跟一位資深半導體從業者聊天,他感嘆區塊鏈的技術其實很好理解。但他不懂社會上這些人都在說什么,就感覺很熱鬧。

 

有一類科技的特點是技術并不復雜,或者說暫時還比較簡單,PPT十頁就講完了;但最終PPT能做出三百頁。多出來的二百九十頁是什么呢?它們叫做“話語障礙”。

 

一般來說,這些話語障礙包括但不限于無比宏大直達宇宙的前景暢想;比套娃還復雜的邏輯;包含上千個要素的思維導圖;從企業大佬到流量明星的背書。而也就是這些話語障礙,讓很多技術的無關者獲得了這門技術衍生出的特權——話語權力。

 

話語即權力,是??伦罱浀涞睦碚撝?。他認為話語權的擁有者可以通過定義和闡釋很多現象與個體,最終滿足自己的欲望。??略诜ㄌm西學院的演講中討論過這么一個例子。十八世紀法國開始踐行新的司法制度。這套制度雖然初級,卻十分復雜。比如證據就包括司法證據、法定證據、行跡證據、副證據等等,各種證據還可以加權計算,變成完整證據和不完整證據,充分證據和半充分證據。而這些證據經過復雜的計算和陪審團討論,最終能得出很荒謬的結論。比如嫌疑人半有罪,四分之三有罪等等。

 

聽著跟鬧著玩一樣的司法程序,卻成了律師、陪審團和審判庭的斂財利器。因為誰也算不明白到底這事是怎么個證據,從而給高昂辯護費與花錢減刑創造了空間。把原本簡單的司法邏輯變得復雜、深奧且充滿詭辯,這就是人為創造話語障礙。而這些話語障礙,恰好就是話語權力與衍生利益的來源。

 

今天元宇宙給人的復雜感,是不是也有幾多相似呢?本來這事就有點復雜,Roblox這種做游戲的、Meta這樣做社交網絡和VR的,以及英偉達這種做圖形計算的都攪和在里面。雖然目標大體一致,但利益點和產品不同。這就能延伸出大量話語障礙。元宇宙是下一個互聯網?是下一代游戲?是VR起死回生的良藥?還是人類的新歸宿,文明的必然盡頭?

 

不知道,其實也無所謂。但是想一想就很激動呢。

 

這就跟區塊鏈是一樣的。比特幣的運行邏輯其實不難理解。但如果給出一堆莫名其妙的話語障礙,什么萬物上鏈,化身為鏈,比特時空。那就復雜了,就有障礙了。就有一些似乎有內情,有玄機的門門道道了。這些東西大家都聽說過,但又都說不清,就得好好攢個飯局打聽一下了。

 

有人說,2017年區塊鏈在北京最直接推動的經濟業態是餐飲業,如今似乎也差不多。

 

這些話語障礙的精妙之處,恰恰就在其難以證偽。你說元宇宙不好,你還聰明得過小扎?你說區塊鏈不好,國家為什么發展區塊鏈?然而發展元宇宙,大公司能收購VR硬件廠商,你能嗎?這個就不管了,反正是有非常多隱性和間接證據,能夠證明這件事無論多不合理都很合理。

 

一般來說,這類圍繞在科技概念之外的話語障礙都有三個普遍特征:

 

1.這東西不好懂,但恰恰你又能懂。

往往出現一個明白人講半天,我們將出現恍然大悟的醍醐灌頂感。這時候就覺得其他不懂元宇宙的都不大聰明,自己掌握了一個先機。我不知道潘家園旁邊刀削面里,聽大師講從手串看宇宙的哥們是不是也這感覺。

 

2.有內部人士,有小眾渠道和神秘圈子屬性。

潘家園當年很火的時候,其實絕大部分交易都不發生在潘家園,而在它附近的若干個古玩城與小市場。大爺大媽都知道,潘家園都是騙人的,撿漏要去哪哪哪。這就像區塊鏈元宇宙總有一些小群、小飯局、小圈子。拉你進去的人一般還神秘兮兮且趾高氣揚。

 

3.有宏大的,但又似是而非的目標。

這類話語空間,總少不了對未來曼妙而悠遠的描摹。比如幾十億人以后都去元宇宙過日子,以后都取消貨幣,大家都用區塊鏈買菜。為了證明這個未來,大佬加持,國家利好,數據分析,哲學推演都能給你整上來。但還是很難回答兩個問題:明年能賣出去嗎?明年還合法嗎?

 

這些話語障礙的層層疊疊,最終讓科技走上了一條未曾設想的道路:能炒。

 

非資產的資產化

 

2018年春節假期之后我回到北京,房東跟我說本來想找人裝修,但是找不到。因為全北京的裝修隊都去給區塊鏈公司裝修辦公室了。

 

我不知道這個都市傳說的真假。但當時區塊鏈確實來到了最后的瘋狂,他們似乎都認為富麗堂皇科技感十足的辦公室,是讓北京大媽成為最后接盤俠的終極手段。到底成功了沒有就不得而知了。

 

我不禁會想,這些區塊鏈公司想讓咱老百姓幫忙接盤的“借口”是什么呢?是講區塊鏈的時間與宇宙嗎?顯然不是,他們的花言巧語背后邏輯似乎是唯一的:這些科技,可以幫你把會貶值的錢,轉化成安全且能升值的資產。

 

后來的故事,大概就是加密貨幣被重拳打擊了。然而近來卻不難發現,大家又開始討論的元宇宙個人數據資產化,其實也就是把游戲幣當作一般等價物。區塊鏈時代的邏輯余孽似乎又盤旋回來了。

 

回看Roblox上市能夠快速引爆市場,似乎也與其宣傳游戲平臺中的資產永駐和可交易有關。

 

無論是元宇宙還是區塊鏈,利用的都是人們希望固化資產,提升財富安全,并且期待增值的普遍心理。借助這個期待,一些人用復雜詭辯的邏輯,將一些看不到摸不著,根本不具備資產屬性的東西賣了出去。大多數時候,他們會將這些科技概念偽裝出三個資產特性:

 

1.資產可以固化。

區塊鏈具有什么不可偽造和可溯源特性,元宇宙就是虛擬世界的數據資產化等等。他們宣揚這些資產因技術而永存,永遠安全,卻不講這些東西的存在基礎都可以被否定。

 

2.資產可以升值。

當一個市場火熱的時候,盲從需求總會推動某些事物價格升高,媒體會傳導出種種利好消息。炒作者可以把這些包裝成元宇宙資產會升值的“鐵證”,并且將他們希望賣的東西混淆于最火熱的事物。

 

3.資產可以用多種方式流通。

從區塊鏈到元宇宙,往往能夠產生多種多樣的投資與交換機會。從項目投資到購買虛擬幣,再到炒概念股,甚至已經出現了炒元宇宙里的房產。大師們一方面通過這些渠道換錢,另一方面也將這些行為虛構成普遍流通方式。

 

從話語障礙中獲得權力的人們,最終一定需要變現這些權力。而變現的渠道就是人們對資產化的過分想象。

 

剔除貪婪,區塊鏈和元宇宙都將留下真正美好的東西——潘家園也如是一樣。

 

玄學時間到,我們一起來吵鬧

 

記得快播王欣在2018年剛出獄的時候,在微博發了一張關于區塊鏈的圖,并表示誰能看懂請聯系他。三年過去了,王欣的創業方向并非區塊鏈,而是做起了網絡兼職招聘。不知道這是說明并沒有人看懂,還是他自己其實也沒看懂。

 

 

想到這件事,是因為當時朋友圈里做區塊鏈的各位老師都有那么一張或者幾張圖。都挺復雜,我肯定是看不懂。如今他們都沒消息了,也不知道是財務自由了,還是回老家了考公務員了。直到其中一部分老師,最近發出了關于元宇宙的那張圖。

 

都說科學的盡頭是玄學,但科學其實不用走到盡頭就可以無縫切換到玄學。只要你愿意畫一張誰也看不懂的圖。

 

鬧區塊鏈那陣,盛傳著各種半夜三點群,說是專門有大師半夜出來給你講各種奇怪的東西,手把手教你投資買幣。還說這群里有企業家有投資人有明星,咱也不知道為什么成功人士都不愛睡覺。

 

如今呢,元宇宙相關的課程據說一小時賣了上百萬套。那么買課程的人接下來去干嘛呢?去做VR開發者嗎?去發展圖形處理器嗎?大概率不是吧?他們或許只是想要學點東西,但更多人應該是想教育別人或者自己搞點資產升值。而無論是炒概念股還是炒元宇宙資產,故事的最終,都一定要有不少人大呼上當。

 

這里沒有想要否定元宇宙發展的意思。什么東西一到玄學層面,就不是它本身的問題。而是中間商的心思了。

 

基于從話語障礙產生話語權力的模式,以及誘導受眾進行非資產化投資的目的,區塊鏈和元宇宙都不可避免出現了“玄學”化的特征。這時候,往往會有投資人、創業者或者僅僅是群里的大明白,出來用極其復雜,融合各種學術詞匯,加上點江湖黑話,再來兩句宗教用語,組成一個特別宏大的區塊鏈/元宇宙闡述。并且拉幫結伙,相互吹捧。

 

在他們嘴里,人工智能、虛擬現實、康波周期、梯度森林,應身、法身、無常、空間,時間,價值,奇點,控制,都一套套地出來。哦對了,一般還要再加上兩句臟話,也不知道是誰規定的。好像沒有臟話討論就不深刻。

 

然后呢?沒有然后了朋友。他們這個游戲甚至不賭你傻,而是賭你聰明,賭你認為你悟了,賭你認為你可以在監管來臨之前上岸。

 

說個繞口令,它就賭你想賭它到底是不是忽悠,就賭你想賭其他人在賭這局到底是不是忽悠。

 

這個游戲場景,讓我想起早年間街邊上擺殘棋、猜火柴桿的。那一群人特別熱鬧,形態各異。有吆喝的,有幫腔的,有冷靜分析的,有專門抬杠的。而一旦受害者醒悟過來,或者城管來了。就突然有個人抓把沙子一揚,各路高人作鳥獸散。

 

那時候,你是一臉土的那個嗎?

 

元宇宙是非常好的構想,很久之前我就聽專業人士談起過。我也認為建設和投資它是有益的。但就像通用智能和量子計算一樣,它絕不可能在短時間產生任何直接價值。

 

一如我認為區塊鏈如今依舊值得發展,古董文玩博大精深。這些本身都是好東西,但用泡沫把人拍暈,借此名義割韭菜,那就十分有待商榷了。

 

從區塊鏈到元宇宙的吵鬧亂象,其實有個更形象的比喻,但是又覺得似乎不太好——那就是會打太極的馬老師。

 

馬老師的商業思路其實跟區塊鏈、元宇宙的炒作者們非常相似。弄出“松果彈抖”之類的話語障礙,搞出來一些可以資本化的東西,比如當時大眾點評上體驗教學要幾百塊,當他的徒弟還能加盟開武館。然后就開始吵鬧,說我打過MMA,說你偷襲老同志。

 

只不過能分享紅利的,只有他自己和戲精徒弟們,不太具有傳播性和共享性。假如人人都可以扮演一小時馬大師,并且收獲回報,那么可能現在混元形意太極門也上市了。

 

當再有人問:你知道什么是元宇宙嗎?

 

可以跟他說:你知道什么是閃電五連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