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外走,掘金海外。

 

西門子打包出售智能交通業務的“謠言”終究變成了現實。

 

早在去年11月,西門子就宣布將旗下的ITS(智能交通系統)部門拆分為獨立的公司。今年2月,西門子新任首席執行官羅蘭·布希表示,拆分計劃將于年中完成,該部門旋即更名為“Yunex Traffic ”。

 

彼時,西門子內部就有人爆料:Yunex Traffic在拆分完成之后,將被掛牌出售。

 

但這一消息并未獲得官方證實,直到上周日。

 

據德國商報消息,來自金融界的人士透露了西門子出售Yunex Traffic的具體情況:已有5家來自不同國家的公司參與競標,投標人將在“圣誕節前不久”提出報價。

 

西門子對此并未發表評論。

 

老業務跟不上新形勢,被賣系注定?

 

西門子的智能交通業務可追溯到一百年前。

 

1924年,西門子在柏林的波茨坦廣場安裝了第一套自動操作的交通燈(五邊形交通燈塔),自此開始擴張之路。

 

二戰后,隨著經濟復蘇帶來的基建需求,西門子智能交通業務一發不可收,智能交通解決方案拓展至包括迪拜、倫敦、柏林在內的多個世界級城市。

 

1989年,西門子成立了Siemens Mobility部門,智能交通業務(ITS)是該部門的四大核心業務之一。2021年2月底,ITS部門正式更名為“Yunex Traffic”。7月,作為Siemens Mobility的新公司開始運營。

 

西門子在一份對外新聞稿中表示:

“Yunex Traffic將以明確的業務重點和創業自由的方式運作,在那里它可以追求自己的增長戰略,建立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塑造行業數字化并積極推動市場整合。”

 

這意味著西門子實際已經釋放出售該業務的信號。

 

不過,外界對于西門子出售“Yunex Traffic”感到疑惑。

 

Yunex Traffic并非虧損業務,其2020年營收大約為6億歐元,增長率為8%,并且是唯一一家能夠提供歐洲、英國、亞洲和美洲所有主要區域標準的智能交通解決方案供應商。

 

舉個直觀的例子:Yunex Traffic的年營收(約43億元),即便在A股市場的智能交通企業里,也算優等生(A股智能交通企業營收多數在30億元以下)。

 

賣掉一個能賺錢并且市場保持正向增長的業務,看起來并不符合常理。但一位西門子內部人士稱,這是西門子“愿景2020+”戰略的一部分,即通過精簡組織架構,聚集資源發展核心業務,以提高利潤率。

 

羅蘭·布希曾公開表態:“我們不是一家企業集團,而是一家專注于技術的集團。”

 

西門子近幾年持續“瘦身”的動作也表明,出售Yunex Traffic并非空穴來風。

17年:以12億歐元的價格出售其持有的歐司朗(全球第二大照明廠商)17.34%(全部)股權;

18年:分拆醫療和軌道交通獨立上市;

19年:剝離油氣和發點業務單獨上市;

20年:將傳動技術子公司“Flender”以20億歐元作價賣給美國凱雷投資集團;

21年:出售智能交通子公司“Yunex Traffic”?

 

可以看出,西門子的“瘦身”計劃,要么是分拆上市,要么是打包出售。對于Yunex Traffic而言,其年營收大約6億歐元,是西門子交通技術子公司Mobility(專注于鐵路技術)的一部分。

 

從營收規模和部門等級來看,Mobility明顯比Yunex Traffic更具備分拆上市的可能,后者在西門子內部屬于小部門,雖然給Mobility的營收增長作出了貢獻,但整體利潤率并不高。

 

一位西門子內部人士表示,該部門的增長率和利潤率保持個位數,并不滿足其10%到13%的新中期目標。

 

根據羅蘭·布希的計劃,這類“非核心業務”應該被優化掉,西門子必須將重心放在“利潤率高、更高技術含量”的工業技術上,比如加強鐵路技術,與中國中車競爭。

 

因而,“被出售”或許是Yunex Traffic的唯一宿命。

 

國外5家公司競標,海信半路殺出欲截胡?

 

雖然,Yunex Traffic在西門子看來并不算核心業務,但從其市場、品牌以及項目經驗等方面看,仍然屬于優質標的,吸引了來自多個國家的5家公司競標。

 

據德國商報,已披露的參與競標的5家公司中,有兩家從事交通運輸業務,剩余三家皆是投資集團。

Cubic,一家美國運輸公司;Autostrada,意大利公路運輸公司;KKR,美國私人投資機構;Bridgepoint(橋點),英國私募股權投資機構;PPF,一家捷克投資集團。

 

這5家公司將于圣誕節之前提出報價,具體情況尚不清楚。

 

而就在該報道后三天,國內就有消息,稱海信計劃以1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Yunex Traffic,但尚未得到海信證實。

 

為什么是海信?

 

海信入局交通很早,其子公司“海信網絡科技”(下以海信指代)主營智能交通業務,是和易華錄、上海電科、銀江股份并列的四大集成商之一。

 

賽文交通網的數據表明,海信在國內的智能交通市場份額位居前列,解決方案落地一百多個城市,曾參與北京數字奧運工程智能交通等國家級項項目,在國內屬于頭一檔。

 

“海信收購Yunex Traffic,可能有兩個目的,一是為了提高自身的技術實力;二是看中了渠道資源。”某從業人員告訴掘金志。

 

Yunex Traffic主要提供用于監控和引導交通的硬件和軟件,包括交通燈技術,攝像頭雷達,收費系統,停車和路燈控制。

 

這與海信業務有相近的地方,并且Yunex Traffic背靠西門子發展了很多年,技術實力也不容小覷。而海信一直被視為項目集成商,“在技術上或有不足”,如果拿下Yunex Traffic,不論從技術還是解決方案上,海信都能得到很大地提升。

 

更重要的是,Yunex Traffic在歐美、中東、亞洲等地區都有項目落地,渠道資源豐富,這對于海信拓展國外市場無異于如虎添翼。

 

海信網絡科技公司總裁張四海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海信正“積極參與全球市場的智能交通項目招標,并已經中標了一些國家的智能交通項目。”

 

“企業出海的一個難點就是,國內的經驗很難在新的環境下進行復制,智能交通項目周期一般來說較長,需要比較豐富的經驗,并且要拿新項目,也需要渠道。”

 

所以不難理解海信收購Yunex Traffic,既是為了擺脫“集成商”的標簽,又是出海的關鍵一步。

 

但海信能成功嗎?

 

從報價上看,近10億美元的價格確實夠誘人,其他幾位競爭者的出價從5.5-6億歐元(約6.8億美元)不等,海信在價格上或占優。

 

然而另外幾家公司也可能開出更高的價格,實際結果或將在明年初公布。此外,并不排除其他因素,可能導致海信出局的情況。

 

智能交通賽道競爭加劇,集成商紛紛轉型

 

隨著AI企業和互聯網企業的跨界,國內智能交通市場玩家越來越多,這給集成商們帶來了巨大壓力。具體參見文章《智能交通「圍城」:跨界玩家向內猛攻、傳統巨頭向外突圍》。

 

壓力之下,不少企業都開始轉型,有的以業務為主,有的以市場為主。

 

譬如,易華錄通過股權轉讓、掛牌增資等方式,對以集成業務為主的子公司進行清理,進一步收縮對傳統模式下智慧交通、安防等業務子公司的資源投入,已經轉型成一家數據公司。

 

千方科技則以宇視科技為跳板,切入車聯網、交通云等智慧物聯領域。

 

顯然,海信走的是拓展海外市場的路子:通過并購進入當地市場,拿到訂單。

 

過去幾年,整個海信集團的并購動作不斷,先后收購了日本東芝映像、歐洲廚電巨頭古洛尼、日本汽車空調公司三電等企業。

 

海信集團總裁賈少謙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海信海外收入最快3年就將反超國內,實現“大頭在海外”的目標。

 

對于海信而言,收購Yunex Traffic,既是整個大集團的發展戰略,也符合其本身轉型的需求。

 

結語

 

海信收購Yunex Traffic一事尚未塵埃落定,但這并非一次普通的商業并購。從國內智能交通市場來看,城市交通呈現出精細化需求趨勢,對于技術、解決方案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傳統集成商的優勢并不明顯。

 

不論并購是否成功,海信都給國內一些智能交通企業提供了借鑒:向外走,掘金海外。

 

 

作者 | 秀松

編輯 | 余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