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導師 Steve Mann 教授戴著眼鏡跟我說,他可以看得見 WI-FI、無線電的信號,當時我覺得怎么可能,我從來沒有見過眼鏡能做更多的事情,那就是我的旅程的第一步。

 

Raymond Lo,Meta 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之一,同時也是公司的 CTO,另一創始人 Steve Mann 教授被譽為“可穿戴計算之父”,同時也是 Raymond Lo 的導師。

 

Meta 公司,很多人聽說它從都是這樣一種說法——“微軟 HoloLens 的最大競爭對手”開始。知名科技博主 Robert Scoble 在其 Facebook 上曾這么夸贊過


我認為 Meta 的 Demo 是自蘋果 Macintosh 電腦以來最有趣的。

 

“HoloLens 最大競爭對手”,Meta2 有何特別之處?

 


今天,在 騰訊 WE 大會上,Raymond 帶著 Meta2 出現在會場,同時做了現場操作演示。

 

 

用于家居裝修時的物品擺放的嘗試

 

 

用于學習教育(動圖來自 meta 官方宣傳視頻截?。?/p>

 

 

設計與建筑

在現場實際操作里,我們可以看出,Meta2 目前采取了手勢識別來幫助用戶實現與虛擬信息的交互;從現場操作動作來看,操作者主要通過握拳讓物體收縮、張開手掌實現放大、抓取并移動物體;演示里也有很短暫的通過類似于“撥動”的動作推開物體,但這一操作由于速度較快無法確定。

 

 

Meta2 延續了第一代產品的交互方式——手勢識別。在采訪里 Raymond 表示,Meta 公司目前由于資金有限,暫時會把精力放在完善手勢識別技術上,其他的交互形式會在以后再進行考慮。“目前來說,手勢識別延遲程度在最糟糕的情下達到過 80 毫秒,以后我們預計可以降到 40 毫秒。手勢識別精確度是 1 毫秒。”

 

提到 Meta 時候,同為 AR 產品的微軟 HoloLens 也總是會以競品身份一并提及。與 HoloLens 相比,Meta2 除了有價格優勢——價格僅為 HoloLens 的三分一, 90° 視場角(FOV)也是一個巨大優勢。對比之下, HoloLens 只有 30° 的視場角。在騰訊 WE 大會上,Raymond 在演講時也提到了產品在這方面的優勢。

 

在記者采訪時 Raymond 解釋說,產品視場角的優化是內部的技術創新,也是 Meta2 的核心競爭力之一。雖然 Meta 擴大了 Meta2 的視場角,但也導致了頭顯的體積明顯大于微軟的 HoloLens。

 

其實,HoloLens 和 Meta2 產品有很多不同之處。一是 Meta2 需要連接電腦使用,這會大大限制了它的使用場景。如果拿 HoloLens 和 Meta2 與已有的電子產品做類比,HoloLens 像是 iPad,是移動設備,Meta2 是 AR 世界里的顯示屏。而從應用場景來說,HoloLens 具有獨立的空間掃描建模能力,能在現實環境基礎上讓信息有更豐富的呈現形式,例如說偵探破案游戲《Fragments》。HoloLens 能基于你的房間空間情況,把后者“變”成一個“破案現場”。

 

HoloLens 是讓虛擬世界與現實交互,甚至交融于一體。Meta2 更像是通過 AR 技術實現對虛擬和現實信息的增減處理,更多是對現實的輔助,例如說 Raymond 在大會上提到的幫助消費者在購物時更形象直接地了解產品。

 

meta

當然,Meta 的使用也不僅限于此,Raymond Lo 在演講時提到了社交,他所描述的未來社交與此前 Oculus 大會上扎克伯格所展示的有相似之處。

 

關于線纜問題,Raymond 表示,目前的 Meta2 只是開發者版本,連接 PC 主要是考慮到計算機處理能力更佳,也更有利于開發者在這一基礎上進行應用開發。“明年之后,我們很可能把它做成無線的,但還需要一些技術投入。”Raymond 也表示 Meta2 目前只能室內使用,復雜的光線環境下會影響使用效果。

 

 

除此之外,Raymond 也透露說明年 1 月份會跟合作伙伴討論是否會開放跟蹤技術給第三方 OEM 開發,目前他們在中國正式的合作伙伴是聯想,但值得一提的是,聯想同時也是微軟 VR 的 PC 合作商。

 

中方投資人對前沿科技更有前瞻性

過去一年中 VR/AR 產業規模較大的投資活動,只要是 B 輪及 B 輪之后的公司,幾乎每個投資案例都有中資背景的投資機構參與,并且大多數由中國投資者領投。例如說,阿里巴巴投資了 Magic Leap,Juant VR 的投資方里有 China Media Capital,復興和艾瑞咨詢則投資了 Usens。

 

但從大環境來說,VR 行業的投資在今年后半年起趨于冷靜,投資人變得謹慎起來,Wind 資訊數據顯示,在新三板掛牌的 11 家虛擬現實公司上半年盈利的僅有 2 家,1 家持平,剩余的 8 家則出現不同程度的虧損,而也因此,不少人都認為虛擬現實進入資本寒冬期。

 

對于資本趨冷問題,Raymond 認為,其實 AR 市場并沒有進入資本寒冬,相反的,如果 AR 企業獲得投資,獲投金額都會在 10 億美元以上。目前,Meta 公司的融資參投方有聯想、京東等不少中方身影。Raymond 表示,考慮中國投資人一方面是因為中國投資者更有前瞻性和遠見;另一方面則是 Meta 公司在合作方面保持開放的心態,選擇合作方是比較機動的。

 

Raymond 表示,騰訊作為 Meta 公司的投資方,目前主要的支持是資金方面,但他也表示,騰訊的社交平臺未來也會給 Meta 的發展提供便利。

 

目前,Meta 公司完成了 5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主要投資方包括:Horizons Ventures Limited、聯想、騰訊、高榕資本、Comcast Ventures 和 GQY,其中 Horizons Ventures 為李嘉誠旗下的維港投資公司。2015 年初,Meta 完成 230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領投方維港投資,跟投的還有京東方旗下的 BOEO。

 

中美 VR/AR 將會共棲同發展

就中美 VR/AR 產業問題與 Raymond 進行溝通,他表示,雖然現在美國在技術方面處于領先狀態,但中國,特別是深圳,科技技術這塊也將很快發展起來。

 

精準資本(Outpost Capital)是硅谷第一支華人主導的 VR/AR 基金,其聯合創始人王焱曾在一場分享會里提到中美 VR/AR 的區別。王焱說,中美 VR/AR 產業會是共棲共生的全新格局。美國有技術支持,但缺乏市場和變現渠道,中國的 VR/AR 產品整體則是處于大而空的狀態,缺乏精品內容和核心技術,但市場有很開放的心態來嘗試這一新興科技。

 

AR 技術還處于早期發展階段,成熟是需要時間的。技術,尤其最初硬件發展的時候,都是參差不齊的,但是隨著技術的成熟,就會逐漸看不出什么差別了。


Raymond 認同了中國對于 VR/AR 的開放心態,但同時,他也表示,目前質量參差不齊的 VR 頭顯過度地進入中國市場,對于消費者而言是一種傷害。

 

產品質量對消費者是非常重要的,在質量不太好之前先不要進行大規模的生產。我們的消費者版本預計也得在 3 到 5 年后才會有大量的出貨量。


另外, Raymond 表示等未來實際出貨時,Meta 消費者版本相比現在體積會更小,而且會有比較完善的生態體系來支撐內容需求。Meta2 的開發者版本價格為 949 美元,消費者版本價格應該會低于這個價格。

 

Meta:感謝微軟讓 AR 市場得到肯定

聊及“史上最神秘的公司”Magic Leap 時,Raymond 很直接地表達了自己的看法:“產品研發過程里,你是需要不斷了解用戶的想法和根據反饋做出改進的,希望 Magic leap 能多傾聽市場反饋,而不是一直只有 Demo。”

 

采訪最后,Raymond Lo 這么評價自己的競爭對手微軟 HoloLens:

 

他們創造了一個市場價值。無論是在投資、合作等方面,他們的出現讓 AR 市場的價值得到了肯定,而且 Hololens 幫助我們確定了發展的大方向。我們會在大方向里跟它們實現差異化。


Meta 的目標是希望自己的產品能代替現在的電腦,智能手機等終端,成為未來的個人計算平臺,讓人類用更自然的形式與智能設備進行交互。而從目前他們所展示的成果來看,Meta 公司或許就是當下的“鋼鐵俠”。